您当前的位置: 旅游 > 文化

  • 2023-01-17 10:16
  • 来源: 中安文旅频道
  • 作者:

  中华民族自古就有大禹治水的传说,但淮河水患至宋以来,历朝历代一直都解决不了。淮河水系紊乱,排水不畅,造成了“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淮河流域的民众常年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安徽段淮河

  1950年7月,淮河流域遭遇了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洪水,受灾情况特别严重。很快,一份关于淮北灾情的报告被紧急送往北京,7月至9月两个月内,毛泽东同志对淮河治理工作连续作了四次批示,要求“考虑根治办法”“限期作出导淮计划”“苏、皖、豫三省同时动手”“治淮开工期不宜久延,请督促早日勘测,早日完工”。1951年5月,毛泽东同志题词“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从此,这句话成为了党和国家留给淮河的铮铮誓言,变身为动员全国治淮的总号角,掀起了新中国第一次大规模治理淮河水患的高潮。

  △在安徽蚌埠

  中央治淮视察团授予治淮委员会毛泽东主席亲笔题词“一定要把淮河修好”锦旗

  图源:淮河水利

  为了展现淮河治理的成果,一批批艺术家,到淮河两岸深入生活,采集创作素材,创作了一系列展现淮河治理的版画作品。出生于巢湖的美术教育家,著名美术史论家、版画家周芜也是其中一员。周芜先生的儿子、安徽财经大学教授周路介绍说:“版画应该说是中国传统的绘画,在整个中国绘画史上,它占有相当的分量。我父亲他从延安鲁艺毕业的,他主要从事版画教学、版画创作,他深受延安的精神影响,以黑白木刻为主的这么一种表现形式。作为一个美术工作者,我父亲在高校里面工作,安徽师范大学,除了教学以外,他们也要肩负创作歌颂新社会新时代这么一个责任。据我看他的作品,我知道他几乎每年都要去水库库区或者是淮河沿岸去写真去创作。他大概前前后后以这个为题材做的版画,大概有30多幅。那段时间基本上就集中精力去做这些画了,有佛子岭水库的工地,有佛子岭的人工湖,有淮河滩涂的开垦,有耕作,有收获等等,一批表现改造淮河的新景象,确实也取得了很大成果,我父亲也在作品中得到了提高,得到了升华。”

  △中央治淮视察团送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锦旗到板桥水库,工地民众欢腾

  图源:淮河水利

  周芜先生1945年毕业于延安鲁艺。新中国成立后,周芜长期执教于安徽高校并从事版画创作,他能直接用木刻刀镌刻而不用事先起稿,比如静物、学生像、邻居和风景等,这种操刀技法的写生方式在中国版画界比较少见。

  1949年-1959年这十年间,周芜、郑震成为了安徽版画的重要开拓者,创作了诸多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作品。

  60年代初,周芜又开始对“徽派版画”进行较为深入地研究和田野考察,遍览群书,积累了大量而丰富的资料、文献,自己又身体力行地实践版画创作,二十多年的深入研究已形成较完整的理论认知体系。

  安徽美协元老鲍加先生曾感叹,“如今的美术界很难找到像周芜先生这样痴迷于徽派版画系统研究,并卓有成就的学者了”。

  △周芜 淮河组画《打谷场上》版画

  图源:中国美术报

  △周芜 淮河组画《坝上红旗》版画

  图源:中国美术报

  △周芜 淮河组画《披星戴月》版画

  图源:中国美术报

  淮河组画是周芜的代表作,包括《打谷场上》《坝上红旗》《披星戴月》等,其中《春到淮河》极具特殊性。周路说:“这张画是圆的,一般的版画都是长方形的,或者是竖的。中国的传统绘画里面有很多圆形的《百子图》,《百虎图》,各种各样的。这个圆它有很多的意思,但最主要的意思就是表示团团圆圆、和和美满。那么他选择这个形式做这张版画,我想他的意思很明确,淮河治理好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大家过着好的生活,我觉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春到淮河(淮河组画)套色木刻圆径81.5cm1959年周芜 刊登于《大家演唱》

  《春到淮河》画面朴素、构图平稳、笔触细腻、富有生活气息,展现了治理后的淮河平静安澜,人民幸福生活的场景:春到淮河,树木焕发出勃勃生机,在参天枝干的庇护下,小朋友们依偎在老师身边,欣欣向荣,茁壮成长。水面上往来的船只和远处冒烟的工厂,都有力印证着江淮儿女战天斗地、改天换地的豪情和硕果。

  这张画属于《淮河组画》之一,它另外一个题目叫做《在禹王亭上》。画面里面地平线上,远处是淮河,一个机动船拉了很长的帆船,说明淮河治理好了,生活水平提高了,画面上有着欣欣向荣的感觉,这是画面的中心,在画面的后方起衬托作用。映入我们眼帘的首先是一个亭子,我们想可能那就是禹王亭,旁边的一棵老树,树下面很多孩子。水患的时候那孩子们都简直就是流离失所了,在这个画面里面你可以看出来很生动,因为生活过好了。他对这些组合都是有目的的,不是去现场采风,他构思加入这些人群和大树对比,小孩也是国家的未来,他们的成长也对国家起了很大的延续作用。我们叫做老树新花,反映欣欣向荣的新社会的面貌,我觉得他这张画是个点睛的地方。说明我们社会通过淮河改造变得风调雨顺了,改造后的成果已经显现出来了。他没有表现改造淮河时候的劳动场面,它反映的是一种生活状态,一种淮河边安宁的生活状态。

  周芜一直致力于中国古代版画史研究和整理工作,他不辞辛苦,一面积极奔走于国内外官私机构,搜求版画遗珍和相关文献史料;一面笔耕不辍,发表了大量学术文章,还出版了《徽派版画史论集》《中国版画史图录》《中国古代版画百图》等意义深远的版画著作,成为上世纪继郑振铎之后弘扬中国古版画艺术成果最为丰富的学者之一。

  在教学实践中,周芜言传身教,把创作与教学紧密结合起来,以大量贴近现实生活、反映时代变迁的版画作品展示于学生面前。这种教学法别开生面,不仅直接提升了学生的创作能力,也为其后安徽版画事业的蓬勃兴旺奠定了基础。

  对后辈的培养提携,周芜更是尽心尽力,他曾慷慨地将他的木刻原板,让学生自己去拓印,从拓印过程中去领悟木刻的刀法和木味。在他的教导下,许多当年的学生,迅速成长为我省版画界的中坚力量。对此,周路却谦虚地表示:父亲只是徽派版画中的一名普通的参与者。

  1959年赖老到安徽来以后主持工作,带团队做了一些大版画,然后我父亲也参加了。但是我父亲以教学为主,我父亲只能说是个参与者,倒不是引领者,大学里面教学是第一,科研是第二,创作是第三,这是业余去做,培养人为重点。

  △赭山公园

  图源:赭山公园

  周芜先生执教过的安徽师范大学旁,就是芜湖赭山风景区。北边有小赭山,南边有大赭山,相传战国时代,楚国铸剑名匠干将曾在此锻制宝剑,锻剑的熊熊炉火,竟把赭山的土石都烤红了,成了赭色,至今还可见到山上遍地殷红色的石头和泥土,有的石头竟红得如同玛瑙一般,光彩夺目。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赭山拥有“四时不谢之花,终年常青之树”。自古以来,就以它独特的风姿吸引游人。宋代黄庭坚、林逋、张孝祥、郭祥正,元代欧阳玄,明代廖骓,清代宋琬、袁昶、邓世杰等历代诸多文人名士都登临赭山,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诗文。元代文学家欧阳玄曾在《登赭山》一诗中描绘其景色和气势:“涌出沧溟外,孤高色更佳。气通丹穴雾,光映赤城霞。”

  芜湖的公园有很多,如果要评排行榜,赭山公园一定排第一位。外地人或许不了解它的风情,唯有从小在芜湖生长的人才懂得它的独特。

  △动物园

  图源:赭山公园

  △舒天阁

  图源:赭山公园

  △中山堂

  图源:赭山公园

  △刘希平先生墓

  图源:赭山公园

  △戴安澜烈士墓

  图源:赭山公园

  △翠明园

  图源:赭山公园

  △眺望亭

  图源:赭山公园

  我想,曾经周芜先生也一定经常驻足在赭山之上,去思考安徽版画的未来与发展。

  百年前,赭山是一座荒山。现在的赭山是国家AAAA级旅游风景区。

  △公园导览图

  图源:赭山公园

  六百年前,徽派版画出现,成为中国版画走向独立审美的转折点。现在新徽派版画依然在探索中不畏艰苦,勇猛前进,向新的创作高峰继续攀登着。

  *图片已标注来源,侵权请联系删除

编辑: 时乙寒
推荐阅读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