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旅游 > 市县播报 > 阜阳

快乐鲁口“颍上花鼓灯” 是歌亦舞

2022-07-25 10:02:07 来源:阜阳日报
 

   记者 尚原野 通讯员 李静 沈云鹏/文  记者 穆可亮/摄

  颍淮相交,汇于鲁口。日出东方,是歌亦舞。鲁口镇,阜阳辖内太阳最早升起的地方,全长620公里的颍河从鲁口西南的沫口村汇入涛涛淮河,完成了滋养千里沃野的使命。这里地势低洼,平坦如砥,当地百姓天性乐观,喜欢淮河锣鼓、花鼓灯、四句推子等民间艺术,说话带有浓重的凤台口音,一见面就“俺们,俺们”地打着招呼,听起来如家乡人般亲切。

  仲夏时节的一个午后,记者驱车来到阜阳最东端的这个乡镇,一览焦岗湖湿地风光,在万丈霞光中欣赏原汁原味的民间艺术表演,感受淮河人家的淳朴民风和歌舞热情。

  碧波万顷焦岗湖

  从阜阳市区出发,约2个小时车程就到了颍上县鲁口镇,这里地处颍河入淮口下游,紧邻有“华东白洋淀”之称的焦岗湖。

  鲁口镇辖9个村居,以镇政府所在地鲁口社区为界,分为西部“上湾”和东部“下湾”。下湾自西向东分别是李窝、何台、朱台村三个村,李窝村是焦岗湖风景最美的地方。

  翻过李窝村北侧第一道圩堤,是隶属于省农垦集团的焦岗湖农场,可以看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造的职工房屋和灌溉设施。由此向北登上第二道圩堤,碧波万顷的焦岗湖展现在眼前。

  站在焦岗湖大坝上远眺,向北是毛集综合实验区的楼房和电厂,向东可以看见凤台、寿县的连绵群山。“焦岗湖有7.5万亩水面,其中颍上占四分之一,都在鲁口镇境内。”鲁口镇水利站站长王新伟说,比起毛集综合实验区的焦岗湖生态旅游度假区,鲁口这边保留着原生态湖面,湖边满眼碧绿,大面积的野生莲芦苇、芡实和菱角在湖中疯长,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新鲜水汽。

  淮河锣鼓映霞光

  傍晚时分,晚霞染红了焦岗湖西侧半个天空。在鲁口镇最东端的朱台村,吃过晚饭的村民听到锣鼓声,不约而同向文化广场聚集过来。得知记者采访,省级非遗淮河锣鼓代表性传承人朱占用心情不错,召集了前后庄20多位民间艺人,一起表演传统曲目——《十八翻》《长流水》。

  人到齐后,锣鼓家伙准备停当,站在中间的朱占用看起来像位大将军,他手握鼓槌,先用大鼓引出一个前奏,20多人的锣鼓队立即按节奏敲打起来。“咚咚锵,咚咚锵,咚锵,咚锵,咚咚锵……”鼓点热情欢快,响彻广场上空。

  淮河锣鼓,是流传于颍上县沿淮一带的传统鼓乐,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其中,鲁口镇的威风锣鼓、新集镇的锣鼓棚子、慎城镇的花鼓灯锣鼓都是具有代表性的淮河锣鼓音乐。2008年,淮河锣鼓入选安徽省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敲大锣的朱振铎个头不高,戴副银边眼镜,每次演出都站在前排。他擅长锣鼓,又拉得一手好胡琴,是锣鼓队里“台柱子”之一。“俺们这地方威风锣鼓都是一辈辈传下来的,以前住庄台上,农闲的时候玩玩,从台子下面往上看,锣鼓打起来上下翻飞,震耳欲聋,威风得很。”朱振铎上过几年学,是村里的文化人,他用脚后跟发力,边敲边跳,可以把舞蹈和锣鼓结合起来,玩得一身是劲。

  此生最爱花鼓灯

  锣鼓是花鼓灯的伴奏乐器,有锣鼓就有花鼓灯,鲁口镇下湾的三个村,是出了名的灯窝子。其中,何台村是(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颍上花鼓灯”代表性传承人——王传先的故乡,也是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

  2011年,84岁的王传先去世,他带出来的近千名学生,常年活跃在阜阳、淮南、六安等沿淮一带花鼓灯舞台上。今年80岁的宋红莲是王传先的侄媳妇,1997年曾与王传先一起排练花鼓灯舞蹈《三月三》,代表颍上县参加全省文艺汇演。

  “我今天穿的套裙,就是当时在县城请裁缝做的,到现在都25年了,你看,还跟新的一样。”宋红莲身着湖蓝色琵琶扣套裙,头戴粉色顶花,手执大红色舞蹈扇,还认真化了妆。她指导大家跳了一段“大花场”,手里是双花扇,身上是风摆柳,脚下是蝻子步,眼神和动作都带着王传先的影子。

  演出现场,来自颍上县城的花鼓灯爱好者韩琪主攻“兰花”(花鼓灯中的女角),是当下颍上花鼓灯舞台上少有的反串角色(男扮女装)。从2008年到2011年,他师从王传先,潜心学习花鼓灯。“以前的‘兰花’都是反串,男性表演角色时跟女性完全不一样,当地人喜欢花鼓灯就是这个原因。”韩琪身材高挑,换好服装和头饰后,跳了一段传统花鼓灯“游场”,引来村民阵阵叫好。

  一唱三叹四句推

  跳完花鼓灯,朱台村文化广场扩音器里响起了推剧声腔的板胡声,如同拨动了人们柔软的心弦,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原来,这是推剧琴师在调弦。

  上世纪30年代初,花鼓灯艺人为丰富玩灯内容,融合了当地凤阳歌、民歌小调和琴书腔调,用四句腔推来推去,反复演唱,故取名“四句推子”,学名“推剧”。推剧产生之初,多为花鼓灯的后场小戏,后来出现了折子戏,以生活小戏见长。2006年,颍上推剧入选安徽省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忽听得角楼上鼓打三更,小艾我睡闸板好不伤情。昨一晚我和妈妈来做伴,今一晚还有妈妈一个人……”弦子一响,老艺人唱了一段《卖艾》,讲述了小艾被卖到大户人家当丫鬟的辛酸故事。腔调哀婉凄楚,触动了台下观众,一个个听得泪眼婆娑。

  “四句推子,通俗易懂,既有‘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公子落难、小姐养汉’的传统唱词,也有寓教于乐、劝人向善、遵纪守法的时代新风,展现了劳动人民勤劳勇敢的精神风貌、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所以,大人小孩都喜欢听。”詹同兰告诉记者,以前当地人娶亲、过寿、考学,都要请场戏助兴,有钱的人家一天要开三场锣呢。

  詹同兰娘家在10多里外的凤台县,她从小跟老艺人学唱四句推子,现在家里开了一家演艺公司,经常在推剧舞台上露脸。

  32℃的高温,一个多小时不间断演出,詹同兰和其他民间艺人一样,衣服、头发全部汗湿,脸上全是汗珠子。可是,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大家都玩得兴高采烈。

  记者离开朱台村时已近晚上9点,前来看戏的村民迟迟不愿散去。在阜阳最东端的这个村庄,每个民间艺人似乎都充满了乐观喜感的艺术气质。“这两年受疫情防控影响,当地的演出活动不多,民间艺人都憋着一股劲,只要有演出,不取任何报酬都要参加,图的就是个热闹。”鲁口镇宣传委员陈枫说。

大美安徽 更多+
文旅安徽 更多+